列车脱轨后车头起火 京广铁路郴州段现已恢复通车


在韩国,这种措施运用得十分普遍。在釜山以北的城市大邱,一名新天地教会成员病毒检测呈阳性,她在教堂和自助餐厅就餐时感染的数十人随后又感染了数百人,这些人又感染了数千人。几天之内,这些信息通过警报告知了每一个人,在这几天内去过教堂和自助餐厅的人都自觉隔离,以避免进一步感染。应该学习韩国的经验,尽量筛查,才能发现传染源、有效隔离他们,才能切断传播途径。现在纽约市的政策不利于发现传染源,在筛查试剂增加的情况下,需要尽量筛查。

杨功焕:这就取决于美国政府采取的措施了。现在看起来初期暴发的华盛顿州和加州疫情有所稳定。当然原因很复杂,这两州人口密集度没有纽约这么高,检测也没有纽约这么多。

所以我建议,如果前期把预防隔离措施做得更到位一些,就不会在三周内达到14万人的高峰,而是一两个月以后达到,暴发波峰就会延后。

只要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,有效隔离传染源,切断传播途径,就能减少病例的发生,从而降低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上升幅度,争取时间,避免医疗资源崩溃。

我觉得这次疫情大概是这1918年大流感以来,人类在健康方面面临的最大一次灾难。

杨功焕推测,美国在1-2月份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。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,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。现在纽约已经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的时机,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。

我知道一个例子,纽约市某家医院的一些救护员,已经有发热和多项流感样症状,但是未得到检测,也没有做到居家隔离14天,因为医院人手紧缺,仅仅休息几天,就被命令继续工作。这些人员的症状轻微,但可能会传染那些有基础疾病的老龄人群。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也有一个报道说纽约警察已有600多人感染,4000多人请病假。

这些年轻人感染后,如果不严格隔离在家,会造成进一步感染。州长痛心疾首地批评这个现象,但是泛泛地告知,甚至警告,并不能提高他们的依从性;只有让这些年轻人了解周围疫情的具体信息,才能让他们感知到周围环境的风险,提高他们的依从性。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,如果不能让所有人“拉开社交距离”,会直接导致“停摆令”整体失效。

3月29日和30日,杨功焕接受了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的独家专访,就美国和纽约疫情的防控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。

这方面州长一直试图说服年轻人,甚至是痛心疾首地批评年轻人,在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是声泪俱下、声嘶力竭的在劝大家。